立即打开
雷军首谈十年心路: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?

雷军首谈十年心路: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?

徐晓彤、杨安琪 2020年08月12日
小米第二次进入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榜单的第二天,雷军进行了一场小米10周年演讲。

在英特尔公司创始人之一安迪·格鲁夫(Andy Grove)故事下,上世纪80年代的硅谷让人向往。

作为已经仙逝的曾经硅谷最具权势的人物,格鲁夫是美国式成功故事的缩影:他不敬神灵、为人率直、喜爱争辩、笑口常开——这些往往发生在同一瞬间,上世纪80年代,硅谷的颠覆性产品琳琅满目,生活在改变,技术大放异彩,即便时有瑕疵。

格鲁夫是被冒险和偏执奖赏的人。在那个芯片领域充满险恶竞争的时代,他不能忍受迟到或没有目的的会议;他也曾经被《财富》杂志评为“最严厉的CEO”“;但无可厚非的是,也是他在1987年担任CEO后带领英特尔顺利地穿越存储器劫难的死亡之谷,到达PC芯片的顶点。他笃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一法则,甚至冒偏执之名,整天疑虑事情会出岔。

硅谷影响的绝不仅仅局限于旧金山半岛南端的圣塔克拉拉县。同样是在上世纪80年代,湖北年轻人雷军被一本名为《硅谷之火》的书点燃了内心。

甚至同样是在1987年,雷军在武汉大学上大一时,看了这本讲述PC时代到来时,硅谷英雄创业历程的书。读毕此书,雷军说自己“在学校操场里一遍遍地走,久久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”。这本书让雷军思考:怎么让我的人生与众不同?我们中国人能不能办一家世界级伟大的公司?

从那时起,雷军奠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。这些目标激励他在2010年自己40岁时创立了小米。

如今10年已过,雷军正在迎来高光时刻。

8月10日,2020年《财富》世界500强发布,小米第二次进入榜单,排名422位,较去年上升46位。仿佛是特意的安排,接下来的一天,雷军要进行一场小米10周年演讲。有趣的是,去年小米集团首次登榜世界500强后,雷军为了表示庆祝,赠予所有员工1000股小米集团股票。

在过去的10年,冒险、笃定是外界为雷军贴上的标签。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是小米的早期投资人,他认为雷军是一个“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”。

刘芹在昨日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雷军:年轻时《硅谷之火》这本书点燃了他的英雄情结,但更重要的是这种情结并未庸俗化,而是自觉被上升为与生俱来的使命感。当他在金山时被升华为“扛起民族软件的大旗”,在小米时更被上升为让全世界普通人,无论种族、肤色、无论贫富都能获得科技带来的巨大价值。

雷军自己在昨天的演讲中也强调,所谓的成功背后,是一个艰难的抉择,每一个选择背后,都是巨大的风险。但是,没有任何成功是不冒风险的。“我自己在总结小米手机业务成功的关键的时候,我觉得就是要直面所有风险,要有豁出去干的决心。”

这种决心的代价的具体金额在2012年是4000万人民币。雷军提到,2012年初,小米设立“红米计划”的大众手机项目,但项目一年后雷军自己觉得产品和自己设想的差距巨大,由此推倒重来,4000万的研发费用瞬间“打了水漂”。

以至于2013年红米正式发布时,没有任何市场费用,只能在金山软件的一个会议室里、花费2、3百元做一个背板和一台电视机的情况下举办。

“大家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强大的手机,只要799元,当时国产手机做的同样品质的,都卖2000~2500元。所以红米手机一发布,第二天连金山软件的股票都开始狂涨(当时借用金山软件会议室)。”雷军说。而这些或许只是雷军过去十年冒险和笃定标签中的注脚。

伴随着小米的成长,智能手机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2010年,在小米刚刚上赛道时,当时的手机市场外有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三星等国际巨头,内有中兴、华为、联想等大公司把持。十年后,小米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,但领先的竞争者仍然众多。

小米作为最年轻的世界500强,经常被拿来和像苹果、三星和华为这样的老牌500强相比。据Counterpoint发布的2020年国内第二季度手机市场报告,华为以46%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。

雷军在演讲时直言“很郁闷。”他说:“我承认我不如他们,至少我今天不如他们,不过没关系,你要仔细看看小米的话,我相信小米其实做的还真是挺不错的。”

确实,小米与这些老牌手机厂商比尚有一定差距。虽然这样的差距总是以出货量表现出来,但问题绝不止于出货量本身。

据施振荣先生提出的“微笑曲线”理论,价值最高的区域集中在价值链的两端——研发和市场。华为数十年在研发方面的大量投入,使其掌握了芯片等核心技术。落实在技术层面的优势使得品牌可以进一步打造差异化,实现高端路线发展。

而小米自创立时就定下了高性价比路线图,想要向高端转型也是近一两年才开始的,这样的烙印拖住了小米的脚步。虽然在演讲中,雷军强调了小米在研发上的投入,但还是会与先行者有一定差距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小米在过去10年所采取的经营策略让品牌走上了快车道。成立于1987年的华为,于2010年首次上榜世界500强;而今年刚满10岁的小米,已经实现了两次上榜。

早在实现高光时刻之前,在2014年,小米实现了飞速发展,手机销量以倍速增长,当时雷军在接受《财富》杂志采访表示,如果以此增速持续下去,最快在之后两年就可以叩开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的大门。

但这一愿景最终未能实现,在2016年小米手机销量出现下滑。对于手机行业来说,下滑是很可怕的事情,因为还没有公司销量下滑之后能够实现逆转。面对可能就此一蹶不振的危机时刻,雷军开始反思过去几年超高速增长所掩盖的问题。

为了把小米从生死线上拉回来,2016年5月份,他亲自调到一线,直接接管了手机部门,早上9点上班,凌晨一两点还在开会,有一天一共开了23个会。在回想那段时间时,雷军用了“苦不堪言”来形容,但他并没有细讲,背后有多少曲折不得而知。但结果是已知的,在2017年,小米成功实现了逆转,销量再次上涨。

在演讲快要结束时,雷军说,小米只是一个十岁的少年,不能以“切片”的方式去看待他的成败,而是要看整个的成长过程。

雷军和小米继续着冒险和笃定的故事。如今,这位“少年”初长成,不知雷军面对在场的高朋满座,是否会回想起2010年,他与几位创始人初到中关村银谷大厦时,400多平办公区的空荡?(财富中文网)

最新:
  • 热读文章
  • 热门视频
活动
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
在线三公